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餐饮行业的竞争!

2020年10月11日 17:34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








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



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




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



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

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

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


       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相关推荐

又是一年毕业季,租房要注意什么呢?

毕业生们即将走出校园,迎来步入社会的第一次考验——租房。不过,今年毕业季北京的租房市场与往年相比大不相同,由于疫情,人们的看房方式、对房源类型的要求有所改变,有从业人士表示,受疫情影响,北京的租房旺季似乎并不能如期到来,租金也不会随着毕业季的到来而大幅上涨。疫情对租房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问题也随之显现,线上看房更加火热,但虚假房源博人眼球,让人难以避免入坑,刚毕业的你,有没有做好准备迎接租房“大考”?线上看房导致虚假房源过多“北京房租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贵啊。”孙婷近期在找房子,今年从辽宁大学毕业后她将要来到位于北京望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工作,“临近毕业了,我想提前在网上找几套房子,到时候直接过来看房、入住。”打开租房软件,孙婷有一丝窃喜:“都说望京附近大公司多,房子很贵,我搜了搜,比我预想的要低很多,从照片上看,房源也都很新,装修挺漂亮的。”孙婷表示,软件上搜索望京附近的合租卧室,一个月1600元、2000元的房源非常多,而且从图片来看装修都很新,非常吸引人,这也让她对于毕业后的北漂生活充满了期待。不过,真正到了北京,开始看房时,孙婷却大失所望:“原来软件上发布的都是虚假房源啊,他们用低价、精美的图片来吸引客户,等真正要求看房时却说房子已经被租出去了,带我去其他类似的房子看看。”孙婷表示,网上发布的1600元一个月的房子根本不存在,真正在现场看房时,中介人员会说现在是租房旺季,价格也没有再低的余地。“这么热的天,带我看来看去,最后告诉我价格是假的,我只想爆粗口,浪费我时间!”看房后孙婷一肚子火,初来北京的心情异常糟糕,也预料到了北漂初期生活的窘迫,“刚毕业还没有收入,家里按照2000元一个月给我的房租,现在让我回头找家里继续要支援,实在开不了口。”在宾馆住了一周后,孙婷为防止被骗,线下找了房屋中介,以3200元每月的价格租下了望京附近的一个合租小次卧,并表示虽然价格超出预期,但住起来感觉比较靠谱。被虚假房源影响浪费的时间,成了孙婷正常入职的阻碍。“房子租不下来,没有时间去办理入职,最后经过与公司商量,晚去了三天,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给公司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以后努力工作吧。”贝壳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毕业季租房洞察报告》调研数据显示,51.4%的受访者反馈,虚假房源信息是最大的租赁痛点,其次是安全隐患及工作不稳定导致的更换住处。为了了解情况,笔者登录了某软件,在租房板块,搜索海淀区五道口附近整租房源,其中紧邻地铁、价格在每月6000元左右的两居室房源有很多。而实际上,在号称“宇宙中心”的五道口租一整套两居室,每月8000元、9000元才是真正的市场价格。笔者咨询中介人员房源是否真实、是否存在时,对方表示房源真实,但仅为短租。对此,一位房屋中介人员对笔者讲道,这是中介在该平台出租房屋的一种营销手段,尤其疫情期间,人们都会选择先在线上看房,所以虚假房源信息会更多,这样可以吸引客户前来询问,进而有深度沟通的机会,才会有签约的可能。意向房源偏向整租“整租一套多少钱?”在北京从事租房中介工作三年的吴强对笔者说,疫情发生以来,问整租价格的客户变得更多了。在北京工作三年的林娟最近开始找房子,近期由于疫情影响,她准备从三人合租的房子中搬走,整租一套一居室独自居住。“北京目前的疫情形势有些严峻,我与两个人同住在一个三居室,每天大家早出晚归,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去上班,感觉并不安全。”林娟说。于是,林娟开始寻找其他房源,由于她所住的中关村整租价格过高,她便选择五环外交通较为便利的地方看房。“看了看开间,比我现在住的大概贵1500元,上班远了40分钟,花钱买平安,我自己是认可的。”吴强表示,自疫情发生以来,他所接触的客户中,整租成了热门的选择。“尤其是最初一段时间,北京要求来京人员要隔离14天,如果自己已经隔离过,同住的室友回来,要一起继续隔离,这样会耽误自己的工作安排,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和损失。”“不过,今年整体的房租与前两年相比是下降的。”吴强介绍,单间的价格比往年下降了100~200元/月,整租房源的价格则下降了200~300元/月,这对于从合租转到整租的人们来说,租金相差幅度相对变小,也更容易接受。对于即将到来的毕业季,吴强认为房租并不会上涨:“根据我的经验和判断,如果疫情没有结束,房租的价格应该就不会上涨,今年租户续租我们也没有涨价,为了吸引客户,我们也会做出一些活动来稳定市场。”疫情刺激“无接触看房”模式快速发展从外卖的“无接触配送”,到快递的“无接触投放”,疫情期间,“无接触看房”也成为了一种发展迅速的看房模式。VR看房、线上签约一时成为了租房界的热门词汇,尤其在北京,目前管控措施较为严格的情况下,线上看房成为了租客寻找房源、选择房源的唯一途径。据我爱我家研究院统计,2020年5月,北京住房租房交易量环比增长28.92%,同比2019年5月增长13.28%。今年3月、4月、5月交易量连续大幅上涨,虽然较去年3月、7月的高点仍然低5%~6%,但整体交易规模已与去年旺季高点持平。“4月、5月,北京已经放开了疫情防控政策,人们登记后基本可以进入小区线下看房,交易量大幅增长和这种看房方式有很大的关系。”吴强对笔者说道。此外,吴强表示,通过视频、照片或VR看房虽然方便快捷,但成交量却远远不及线下实地看房。“很多人线上看房就真的只是看看而已,了解一下房源和价格,大部分人并没有真正选择签约,认为还是现场看了比较踏实。”不过,线上看房也确确实实方便了一部分身处异地的人。“随着疫情逐渐稳定,一些在北京工作的外地客户,因为还没有来北京复工,但需要提前确定好房源,所以这类人通过线上看房、线上签约的占大部分。”吴强说。吴强对笔者说,相比之下,今年是线上看房方式利用率、签约率最高的一年。往年来讲,99%的客户在线上了解后会实地看房确认再签约,但今年,线上看房的成交量比往年高出很多。“疫情也推动了这个行业技术的进步与发展。”对于线上看房方式,贝壳CEO彭永东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面数字化和服务者进化是居住产业互联网的关键要素,平台一方面通过数字化将数字空间与物理空间实现连接和重塑,另一方面为行业提供了大量新的服务者。

2020年08月22日 17:38

租客网:疫情无情,房东有情,租客亦有情

疫情期,房东免租?”被道德绑架的房东们该何去何从?一场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大爆发,让城市在突然之间变得空空荡荡,人与人之间疏远隔离。1月28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发通知称,本行政区内各类企业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9日24时。通知一出,这场史上最长的假期,让大把的租客变得焦虑不安,原因无外乎是房租问题。同样在1月28日,有一篇文章疯狂转发。文中表示,一位中山小榄的好房东主动为其租户、一家餐饮店减免了2个月的租金,并表示将与租户“共度时艰”。人民日报也报道了该事件,标题写着:“中山好包租公”。“减租是情分,不减是本分”别让“中国好房东”寒了心近日,#深圳女房东主动降租80万#爆出,将“中国好房东”这一话题推上风口浪尖,于是,在舆论的带领下,一些实现财富自由的住宅房东们也加入了租金减免的慈善活动,而另一些“以租养贷”的住宅房东则直接拒绝加入,于是一些住宅的租客通过发朋友圈暗示自己的房东,甚至直接向房东提出减免租金的要求。一时间众论纷纭,好不热闹,有说不可抗力,有说道德绑架,有说房东比租客还苦,各说各的道理,理不清头绪。诚然,租客是疫情的受害者之一,但不要忘了,房东同样也是疫情的受害者之一。租客委屈,房东更委屈——为什么租客的经济损失要由房东来赔偿?租客网与房东租客共度时艰,全网率先实行疫情期间费用全免!租房良性的市场竞争与健康发展需要房东、租客、行业的全面理解与支持,这并不是一句简单的“租金”就能概括的,租客网助力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以生活租赁、服务租赁和租客安全三位一体,全网首提“大租客”概念。在疫情期间,租客网本着为社会稳定、为行业可持续发展的目的,设身处地为房东着想,租客网勇于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助力房东追逐美好生活,疫情期间手续齐全即可免费享受租客网价值5800的套餐服务,为房东免费提供房源管理系统、租客管理系统、免费发布租房信息等,租客网已推出“保姆式托管模式”和“信用保障安全体系“,开创性的提出了“全民经纪人模式”“免押金模式”以及“免中介费模式”等多种服务模式,能够帮助房东依靠平台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吸引大量租客。疫情无情,租客有情,租客网帮助房东与经纪人在疫情期间共担风险,共度时艰,相信等到春暖花开之际,大家都能够走上街头,享受美好生活!

2020年04月28日 10:56

美国海军力挺"罗斯福"号原航母舰长复职

美国官员24日说,美国海军高层已经向国防部长建议,恢复“西奥多·罗斯福”号核动力航空母舰原舰长布雷特·克罗泽的职务。克罗泽先前因舰上暴发新冠疫情而致信海军高层“求救”,遭时任海军代理部长以“判断力低下、上报程序欠妥”而解职。【提议复职】美国海军先前就“西奥多·罗斯福”号疫情作内部调查,调查眼下已经完结,但尚未对外发布调查结果。美联社以不愿公开姓名的美方官员为消息源报道,海军作战部长迈克·吉尔戴已经建议,将克罗泽官复原职。吉尔戴21日先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会面,24日与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会面提交建议。按美方官员的说法,埃斯珀表态会考虑海军建议,但在做决定前要求海军暂时不要对外发布消息。埃斯珀发言人乔纳森·霍夫曼24日早些时候暗示,防长对这件事持开放态度,“他基本倾向于支持海军领导层的决定”。不过,《纽约时报》首先报道吉尔戴提议为克罗泽复职的消息后,多家媒体跟进报道,霍夫曼随后发布正式声明,称埃斯珀仅从吉尔戴听取了“口头汇报”,希望看到调查报告的文本后,与海军高层会面“讨论后续步骤”。美联社报道,尽管海军方面的建议尚未公开,但预计关联单独舰只与舰队的内部上报和领导机制。就舰长克罗泽致信海军高层一事,舆论一直关注海军领导层是否反应过于迟缓,以及高层将领是否有人应当承担面对求救而不作为的责任。一名高级防务官员说,海军的调查覆盖跨时区、跨部门通讯的复杂时间线,埃斯珀希望确保这份报告足够详尽,并经得起推敲。【国会支持】美国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来自华盛顿州的民主党人亚当·史密斯敦促埃斯珀为克罗泽复职。“尽管克罗泽舰长在舰上面临健康危机时采取的行动过激、不完美,但有一点很清楚,他那样做只是为了保护船员。”美国海军24日说,停靠关岛的“西奥多·罗斯福”号官兵已全员接受新冠病毒检测,856人检测结果呈阳性,其中4人正在医院接受治疗,一人死亡。“西奥多·罗斯福”号航母3月24日发现舰上3人感染新冠病毒,此后确诊人数逐渐增加,于3月底抵达关岛停靠。时任舰长克罗泽3月30日致信美国海军高层,要求让舰上官兵尽快上岸接受隔离和检测以遏制病毒传播。信件内容经媒体披露后,美国军方决定从舰上大规模撤人。4月2日,时任美国代理海军部长托马斯·莫德利解除克罗泽的舰长职务。莫德利随后飞往关岛对舰上官兵严厉训话,批评克罗泽“幼稚、愚蠢”。训话录音曝光后,莫德利公开道歉,继而辞职。埃斯珀最初支持莫德利解职克罗泽的决定,称那是“非常艰难的决定”。不过,军方其他将领,包括吉尔戴反对,认为应当首先开展调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事件之初抨击克罗泽,认为他上报的备忘录“糟糕”,但不久后即转变态度,称不想毁掉一个可能刚刚“度过糟糕一天”的人。

2020年04月27日 01:27